防火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马仕饥饿营销催生超A代工产业链服装资讯中心-【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5:04:32 阅读: 来源:防火岩棉板厂家

饱受假货困扰的爱马仕祭出重拳,一场由法国本土引燃的爱马仕打假行动已波及全球。

6月中旬,法国警方在该国捣毁了一个生产仿冒爱马仕产品的作坊,同时缴获大量价值不菲的原材料。据披露,此次发现的制造、贩卖仿冒爱马仕的犯罪行为已形成完整链条,目前警方破获的只是其中的一环。

几名爱马仕前员工和现任员工卷入此案,因为他们的参与,也让此次案件的情节不同于各地泛滥多年的简单仿冒行为。

记者分赴广州、上海、北京三地展开调查,发现围绕在爱马仕周边,一条由贸易商为主导,勾连品牌商、代工厂、流通商、精品店、私人会所以至网店的完整造假“全产业链条”已经浮出水面。

北京某投行担任高管的陈女士一直是爱马仕的拥趸,从皮带、名片夹、钱包全是爱马仕,这些或者购自北京的专卖店、私人会所,或者借出国之机购自国外专卖店。

多年来,她一直期待再拥有一只爱马仕的经典款铂金(Birkin)手袋。

对她而言,钱根本不是问题,郁闷的是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的专卖店,都需要拿号排队预订,甚至要一等4年,“太久了,真是等不起呀!”

正因为爱马仕把饥饿营销做到了极致,也催生了超A代工产业链。

神秘的会所

不少消费者均认为,在瑞士买的手表就是真的,在法国买的香水假不了,在意大利买的包包就一定是正品,一说到造假就与亚太地区的代工厂脱不了干系。事实上,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奢侈品牌高管向记者透露,在欧洲本土充斥着大量的假货工厂。

在北京通州一家高档商住小区里有家私人奢侈品会所,这也是陈女士经常光顾的地方。

这家会所长期经营一些高端品牌包,目前很多名人手里的名包都出自那里,这家会所装饰得富丽堂皇,购物环境、客户服务足以和大牌的专卖店相媲美。在该会所的大厅里,陈列着几十只LV、Burberry、Prada等名牌手袋,最耀眼的当属两个爱马仕Birkin包。

“我这有两个真爱马仕,跟原厂是同一批货,除了报关单,其他手续全齐。”该店张老板边说边拿出了两只爱马仕Birkin包,包装考究,货品精致,单凭肉眼根本无法分辩真假。

张老板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种品相的包全京城也没有几只,这个包的生产厂在东欧,平时就是给爱马仕做代工的,这两名包是名副其实的“原厂货”。

“这条进货渠道要凭很硬的关系才能弄到。”店主指着一只蓝色公牛皮的爱马仕包说:“这只包专柜卖12万~14万,我拿货1.5万,卖3.8万。”然而,店主始终不愿透露欧洲工厂的具体细节,称这是干这行儿的命根子。

不仅是在这一条渠道,记者采访了多位称能做“原厂货”的店主,均表示在欧洲拥有爱马仕的代工厂,原料和加工都来自那里。

一直以来,不少消费者均认为,在瑞士买的手表就是真的,在法国买的香水假不了,在意大利买的包包就一定是正品,一说到造假就与亚太地区的代工厂脱不了干系。

事实上,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奢侈品牌高管向记者透露,在欧洲本土充斥着大量的假货工厂,近年来已经形成了专门生产奢侈品假货的贸易公司,统一向全球发货,并且有着严密的生产销售链条的操作模式。

从这些工厂出来的产品,相对而言,质量、仿造程度都比较高,这也是超A产品的主要产生渠道之一。

“超A”爱马仕

通过“内鬼”,贸易公司可以第一时间拿到爱马仕新货上架的时间、产品参数、面料要求等。当然这个过程中,贸易公司也会给品牌公司“内鬼”一定的好处费。

据记者调查,一般超A品的造假流程是这样的:

经营奢侈品超A货的“关键先生”是一家贸易公司(以下简称“贸易公司”),这家贸易公司的人先和品牌商的内部人员进行私下交易,后者即是爱马仕案中所爆出的“内鬼”。

通过“内鬼”,贸易公司可以第一时间拿到爱马仕新货上架的时间、产品参数、面料要求等。当然这个过程中,贸易公司也会给品牌公司“内鬼”一定的好处费。

然而,对于爱马仕经典的Kelly、Birkin包,专业打版师几乎不需要官方的参数,便可直接根据真品包直接做出仿品,目前也只有那些尚未发布的新品才需要具体数据。

在掌握一手线报之后,贸易公司就会根据具体参数向全球采购五金件和面料,并且和真品同步生产,同步上市。值得注意的是,在采购面料和金属件时,贸易公司的操作几乎没有壁垒。

据了解,每年四月和十月在意大利博洛尼亚会展中心举办的意大利琳琅沛丽皮革展是目前全世界规模最大、水平最高、最具权威的皮革展。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爱马仕公司可以和面料商对接签约,贸易公司亦可以直接找到供给爱马仕皮料的厂家订货。

爱马仕的包之所以名气大,是因为在展会上,爱马仕总是第一个受邀入场选皮料,它选完以后,其他厂家才能入场。而爱马仕除了享有选皮的优先权,以及在澳大利亚拥有鳄鱼养殖场,专供其鳄鱼皮包外, 其他的皮料也是全球采购的,并没有独占性。

“其实比供货商资源更重要的是皮料的产地,皮质越稀缺,越需要去特殊区域找,但是再难找也还是找得到的。鳄鱼皮和鸵鸟皮比牛皮、羊皮难搞,加工的过程也长,这就是为什么togo版爱马仕(天然硬质公牛皮)总有现货,而epsom版(硬加工处理的轻质小公牛皮)的需要定制,而鸵鸟和湾鳄皮的等几个月一点也不夸张。”香港一家奢侈品销售商Amy告诉记者。而金属件的仿冒,虽有难度,但也能找到高品质的代工厂。

有了皮料和金属件,贸易公司会做出“样包”,即业内俗称的“版样”发给下游的流通商,根据流通商的需求量统一由贸易商向代工厂订货,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大部分贸易商因为考虑到成本会自行选择代工厂,此次法国警方破获的,正是一间仿冒爱马仕的造假工厂。

贸易公司潜伏

欧洲市场充斥着大量的贸易公司。奢侈品牌不放货,大家只能平行进货,那就给贸易商提供源源不断的需求和销售渠道。

在爱马仕的“超A”利益链条上,贸易公司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们不仅能从爱马仕“内鬼”那里拿到最新的上货时间、样品参数,也控制着下游的多个奢侈品买手渠道以及上游的造假代工厂。

前文所述的京城奢侈品会所,接洽者正是这些贸易公司,在淘宝上搜索“爱马仕Birkin”可以搜出6000多件商品,货品售价从2000元到20万元不等,而尊酷网、第五大道等奢侈品电商也在此开设旗舰店,其他皇冠钻石用户背后也多为奢侈品经销或代购公司支撑。

记者在向对方提出要购买爱马仕商品时,对方往往表现得十分警惕,但交流一两句便会暗示:一两千块的肯定是假的;要“真货”就必须等1~3个月;自家拥有独一无二的保真货源。一家香港投资公司的奢侈品经销商告诉记者,现在中国市面上至少存在价值2亿多美金的假货爱马仕包,那些不需要预订的都是假货。

然而,由于渠道不透明、价格参差齐,常被经销商作为渲染的手段,以增加商品的可信度。

比如当问到品牌如何保真时,该人士称其香港公司有爱马仕的“品牌代理权”,并和意大利贸易公司有合作关系,可以帮顾客在爱马仕门店下单代购,但是因为爱马仕的商品没有折扣,只能保证拿到跟欧洲比内地门店价格稍低、但确保拿货时间更短,并提供发票(可向意大利专卖店电话核实)、15天退换货、终身售后保养等增值服务。

“奢侈品圈子里确实流传着‘欧洲三大贸易公司’、‘五大买手集团’的说法,然而大家实际是雾里看花,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称总部在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在欧洲某地有代工厂,是商家最常见的说法,这些都是为了卖货,是不是真的有很大水分。”业内操盘手告诉记者,“但实际上,欧洲市场充斥着大量的贸易公司。奢侈品牌不放货,大家只能平行进货,那就给贸易商提供源源不断的需求和销售渠道。”

根据已披露的信息,法国警方在6月破获的案件现场查出了大量的欧元现金,同时被查出来的还有多个银行账户。其中包括了22个中国香港的银行账户以及3个塞浦路斯账户,额度大约为数万欧元。

上海一位欧洲奢侈品牌代理商向记者表示,香港是欧洲假货进入中国内地和亚洲其他国家重要的“中转站”,塞浦路斯,可能承担的是仿冒产业链上销往俄罗斯、中东的中间环节。

销售商手头的“超A”爱马仕价格不菲,且需要一定的“预订”时间,原因在于他们的拿货也不容易,且存在一定的风险。欧洲当地的贸易商拿到“超A”货之后,主要由两种渠道流入香港,一种是“人肉”,即扮演成游客的身份自带;另一种则是走进出口手续。

以游客的身份自带,一次的数量为3~5只,要么肩背要么放在行李箱里,被海关发现的可能性不大。

而走进出口手续,风险相对较高。正常手续,海关至少需要查厂商收据、出口单据、品牌授权证书三样东西,前两者只要在当地有工厂,手续办起来相对都比较容易,而品牌授权证书几乎很难从爱马仕方面拿到。业内人士透露,贸易商常铤而走险,很多时候海关查得并不严,可以蒙混过关。

“平行进货”下的规模造假

欧洲贸易公司神通广大,不光能拿到各种奢侈品牌的产品设计、原料供应,甚至跟奢侈品代工厂工匠关系密切。

事实上,奢侈品牌货品进入中国一般分为品牌分销和平行进货两种形式。品牌分销即正规进货渠道,是由品牌商一级级地下发货源到专卖店,这个渠道中假货概率极低。

平行进货则分为三种形式:一种是品牌商发货给批发零售供应商,例如卡地亚、Gucci等奢侈品牌都有批发业务。代理商以较低的折扣价拿到大牌的正品,同时进行折扣销售,部分奢侈品网站的货源即是和代理商合作。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代理商拿货价格较低,且始终有钱赚,而多数大牌货量充足,反而假货较少。然而,爱马仕因为走定制路线且全部采用直营,没有代理批发,因而堂而皇之称自己是代理爱马仕的贸易公司并不多见。

第二种则是直接派出买手到海外商店或者陈旧产品处理商店(二手店)进行淘货。在奢侈品消费重镇日本,专卖店外的奢侈品购买是以“买手制”为主的,奢侈品买手网络圈子很小,一般是在业内做了至少5~8年的资深人士,经验极其丰富,有时候奢侈品牌在设计中留下小机关和技巧,有经验的买手可以根据经验加以分辨。“但是国内的买手水平普遍较差,缺乏相关的经验,他们在欧洲采购,从贸易商手中买来爱马仕的包包,便以为是真货,一般放在电商渠道销售,连公司老板也不知情。”

“另外,还存在买手跟供货商勾结,用假的爱马仕跟老板要真的爱马仕采购费,赚取中间的差价的情况。”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样一来, 受害者不光是消费者,还有经营奢侈品的电商公司也能中枪。”

据记者了解,由于国内电商的需求量非常大,很多经常出国的时尚人士也被雇用为兼职买手,也催生了假包的分销渠道。

如果说前两种是以个人行为为主导的假货集散方式,那么现如今规模造假已经成为假货流入中国的重要方式。在欧洲充斥着大量专门从事奢侈品贸易的贸易公司,全球二级贸易商从他们手里拿货成为行业默许的第三种渠道模式。

事实上,欧洲贸易公司神通广大,不光能拿到各种奢侈品牌的产品设计、原料供应,甚至跟奢侈品代工厂工匠关系密切。

近几年业务量成长速度惊人,以至于纷纷在中国香港设立办公地点,进一步加强对亚太区市场的辐射。在国内市场的大部分的假冒奢侈品,大部分正是大量通过这第三种渠道源源不断进入中国。特别是中国内地网售奢侈品,奢侈品集成店大部分都是采用平行进货的采购模式。假货的数量非常大,目前仍无法估算。

轻蜂加速器

轻蜂加速器

加速器导航

轻蜂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