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依托西部开发桥头堡重庆将打造内陆结算中心

发布时间:2021-02-01 16:31:01 阅读: 来源:防火岩棉板厂家

依托西部开发桥头堡 重庆将打造“内陆结算中心”

当前,在国务院的统筹协调下,结合国家“十二五”规划,各地区域经济规划陆续出台。金融业作为经济发展的血液,必将在区域经济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本报今日起推出的“区域金融新观察”系列报道,旨在通过对城商行、地方证券保险公司、全国性商业银行地方分支机构等区域性金融机构的深度调研,同时“问道”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揭示地方金融业近年来发展的真实状况,尤其关注在区域经济发展规划的蓝图下,新一轮金融业改革脚步渐近时,区域性金融机构未来发展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晚上八点,江风渐起。重庆大剧院的灯光亮起来了,璀璨的霓虹在寂静的江北嘴分外亮眼。从江北嘴往南看,渝中半岛灯火通明。重庆的建筑多依山势而建,高低错落的建筑上都装有轮廓灯,入夜时分,灯光渐起时,这座城市的轮廓跃然于两江之间。这是一座属于夜的城市,重庆的夜越晚越美丽!  五年前,记者第一次来到重庆。从朝天门往嘉陵江对面看,江北嘴还是一片荒芜,几幢破旧的楼房颓废地伫立在杂乱的树丛之中;三年前,记者第二次来重庆,江北嘴正在大兴土木,一架架铲车、起重机忙忙碌碌地工作着;此后记者又数次来到重庆,江北嘴的面貌日新月异,每一次都会带给记者感叹。  江北嘴是重庆未来的新地标,这里将建成两江新区的金融核心区,虽然目前仍稍嫌荒凉,但明年这里将会有30栋高楼拔地而起,不远的将来,这里将成为重庆的“陆家嘴”。江北嘴的变化代表着一个新的速度——“重庆速度”,而对江北嘴金融核心区的定位,也反映了金融在地方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在地方经济发展的大棋局中,对金融的运作成为赢得棋局至关重要的一步,而重庆对走好这步棋已显示出得心应手。  金融洼地效应  23.71%!10月31日,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召开2011年第三季度新闻通气会,通报了《2011年3季度重庆市货币信贷运行情况》。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9月末,重庆市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余额12884.24亿元,同比增长23.71%,高于全国平均水平7.71个百分点。其中,人民币贷款余额12703.04亿元,同比增长23.28%,增速位居全国第四。  事实上,从2009年起,重庆的信贷增速就一直快于全国平均水平,并曾经一度位于全国信贷增速首位。对于重庆市信贷增速之所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重庆市金融办副主任阮路告诉记者,这与重庆市经济发展势头强劲、多个大型项目同时上马、信贷有效需求大,有极大的关系。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的统计数据显示,重庆各银行机构的存贷比已经达到82%,但实际上重庆本地的金融机构存贷比不到70%,这主要是因为很多大型重点项目吸引的都是全国性的信贷支持。“重庆这几年吸引全国性贷款非常突出,监管部门控制银行的存贷比是按照法人级进行控制的,全国性银行在重庆的这些分行都不是法人,实际上很多重大项目都要报到总行去批,总行再从全国调度资源到重庆。”阮路表示。  以重庆市重点打造的江北嘴项目为例,2009年5月,重庆市江北嘴中央商务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与民生银行重庆分行签订了“银企授信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民生银行将在2009年内向江北嘴公司提供总额达10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授信,以支持其尽快做大做强,加快建设重庆现代金融商务区的步伐。  “江北嘴项目是未来10多年市政府打造的一个新的城市集聚区。我们当时也想参加这个项目,给它授信、贷款,但是民生银行举全国之力拿下了这个项目。”重庆银行董事长马千真告诉记者。  全国性银行对重庆重点项目的争夺非常激烈,在民生银行拿下江北嘴项目之后,其他各家银行也不示弱。2010年10月,工商银行重庆市分行在两江新区率先设立的重庆两江分行,开业当天工行重庆市分行与两江新区管委会签署了《全面金融合作协议》,拟提供860亿元资金助推两江新区开发建设。  金融洼地正在迸发磁石效应。重庆银监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重庆市上马的重点项目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信贷资金。据初步匡算 ,截至9月末,重庆银行业投入“五个重庆”各项基础设施建设贷款余额合计为6019.8亿元,占各项贷款余额的46.7%;较年初新增867.5亿元,占各项新增贷款的46.0%。此外,在工业贷款方面,截至9月末,23家市级银行业机构对于市政府确立的六大支柱产业的贷款余额为1918.4亿元。  在吸引外部资金的同时,如何充分发挥本地法人金融机构在经济建设中的作用是另一个重要课题,在这方面重庆进行了大胆探索。重庆主要的银行业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包括重庆银行、重庆农商行以及三峡银行。对这三家机构,重庆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以重庆银行为例,在重庆市政府的主导下,自2003年到2008年五年间,重庆市对重庆银行实施著名的“龙虾三吃”战略,最终将重庆银行从一家积重难返的城市商业银行,转变为一家业绩优良、管理规范、效益良好的中外合资跨省经营的区域性城商行。截至2010年底,重庆银行总资产1082亿元,存款739亿元,贷款530亿元。净利润10.8亿元,每股收益0.54元。资本充足率12.41%,不良贷款率0.36%。  “与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相比,城商行更加贴近地方经济发展,更加主动地追寻地方政府的经济动向,与地方经济的发展紧密度更高一些。”重庆银行董事长马千真表示。在全国性银行紧盯着重庆的重大项目的同时,重庆银行更多地关注重庆市建设城乡统筹实验区、中小企业、微小企业等贴近民生的领域。  马千真介绍,为支持城乡统筹实验区建设,解决农户增收、就业、农村产业结构调整等、重庆银行近年来大力推行“全覆盖”区县战略,积极在重庆每一个区县设立分支机构,支持县域经济发展。“相比国有大行的逐步退出区县领域来说,重庆银行对于本土县域经济的‘输血’效应近年来有增无减。”马千真告诉记者,目前重庆银行累计为农业产业化企业、涉农民生工程、小城镇建设等项目提供贷款400多亿元。  其次,重庆银行还大力支持本地微小企业、中小企业的发展。金融危机时期,为了更加有效地帮助广大中小企业缓解融资难问题,重庆银行中小企业业务中心贴心打造“暖冬计划”,帮助金融危机下受到影响的中小企业走出困境。2007年设立了微小企业贷款部,为广大个体户和小企业者、创业者量身打造了5-50万不等的微小贷款。今年8月,推出“微企通”创业扶持贷款,下半年拟投2.4亿元,支持2400户微型企业发展。作为一项政策性贷款,“微企通”主要是鼓励和支持市民创业。只要在工商局注册成功的微型企业,均可到重庆银行网点申请。贷款利率上浮部分,由政府贴息。  “下一步,重庆银行还将尽快在实践积累的基础上,不断总结提炼和完善,针对微型企业贷款,逐步形成商业的、可持续的经营发展模式,力争在3年内拿出10个亿的贷款用于支持2万户微型企业。”马千真表示。  要素市场“麻辣先行”  解放碑是重庆最为繁华的市中心,到解放碑“兜一圈”几乎是每一个到重庆外地游客的必备节目。走在繁华的解放碑,满眼都是熙攘的人流。重庆人爱吃辣,连大街上的空气中都弥漫着麻辣味。也许是吃惯了辣,重庆人做事也风风火火,辣味十足,这样的风格在重庆发展要素市场上也能得到体现。  11月初的一天,天空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位于解放碑的重庆交易大厦像往常一样忙碌。在这幢大楼里,云集着重庆六个最为重要的要素市场,从二楼到六楼分别是重庆药品交易所、重庆农畜产品交易所、重庆农村土地交易所、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重庆股份转让中心、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  “今天生猪和金银花总成交量3026手,总成交金额540.30万元。”在重庆交易大厦三楼,重庆农畜产品交易所区域经理吴亮向记者介绍。2009年12月27日,重庆农畜产品交易所开业,从此生猪和金银花两种农畜产品有了“重庆价格”。  重庆翰霏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工业为基础,现重点从事畜禽养殖、有机肥料生产、农林种植、肉质品加工及其他农副产品生产与加工的综合性现代农业开发公司。2009年5月,重庆农畜产品交易所开业,这家公司凭着对生猪行业内新兴事物的敏感判断,勇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09年12月份判断春节过后生猪价格存在下跌的风险,即通过远期市场分别以13100元/手和13530元/手的价格卖出2010年4月份和5月份的合约各5手。2010年3月底4月初,生猪价格下降至11600附近,公司在11550至11680的区域转让4月份和5月份的生猪合约。初次的远期市场操作使得公司盈利近万元,成功保值。之后重庆翰霏认识到通过生猪远期市场,进行套期保值,可以规避价格波动风险、锁定经营利润,加大人力和物力的投入。  截至今年6月底,在短短一年半时间里,重庆翰霏通过重庆农畜产品交易所进行生猪远期交易的交易总数达915手,平均每个月在远期市场交易的生猪达500头。虽然对远期行情的判断也失误的时候,这一年多来的生猪远期交易,使重庆翰霏经营者对于参与生猪远期套保有了深刻认识,“现货经营和远期套保就像人的两条腿,都是不能缺少的,必须把套保当作管理风险的手段,而且越是经营规模大的企业,越应该参与到远期市场中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重庆农畜产品交易所主要是依托现代网络资源,运用场外远程报价、场内公开竞价的价格发现机制,采用中远期交易、要约交易和竞拍交易等多种交易模式,为上市交易品种提供充分竞价的平台。”重庆农畜产品交易所总裁代激扬表示,交易所具备期货市场配置资源、价格发现、套期保值的功能,在成立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目前重庆农畜产品交易所的累计成交金额已经超过25亿。  “目前金融监管部门对要素市场的走向始终是提心吊胆,而各地却对发展要素市场有很高的热情。”重庆市金融办副主任阮路表示。他认为地方政府对发展要素市场乃至金融热情高涨,主要反映了金融的发展不能适应地方经济发展的需要,尤其是在宏观调控以后,地方政府在一线觉得压力很大。“在发展要素市场方面,重庆市在敢于创新的同时,也严格遵照中央的统一指挥。”阮路表示。  阮路介绍,重庆市目前设立的几个要素市场大都遵守四个原则:首先,寻找最迫切需要金融创新和金融改革的领域,在这一要素市场设立之后能够解决国家级的市场空白,比如药品交易所、农畜产品交易所、股份转让中心等。第二个方面,功能定位非常准确。这些要素市场都是在特定领域、特定市场,针对特定对象开展业务。  第三,突出了政府主导。目前很多省市在发展要素市场时都是“政府搭台,民间唱戏”。阮路认为,民间资本本身具有逐利性,如果政府部门没有深入介入,这些要素市场在后期的监管等方面是一个大问题。“办市场,人是很重要的,机制是很重要的,我们始终坚持国企主导,政府搭台,政府也要唱戏。”阮路表示。  最后,重庆市所有的要素市场都是把中央的宏观要求和区域政府的需求结合起来,体现了“统一不分散,帮忙不添乱”的原则。“我们理解了监管部门主要的监管理念和想法,因此在构建市场的时候我们要向其靠拢。”目前多个地方都在建设股份转让中心,而重庆的原则是:操作不能违反证券法;不能违反监管的要求;真正探讨对接的层次,形成一个真正将地方政府的动力和中央总体的发展要求结合起来。  “我们始终在找这样一个结合点。对市场提出一个新的理念,我认为市场是可以分层的,责任是可以分担的,风险是可以分散的。既要防范乱和风险,也不能因为这个而简单切掉,应该赋予地方政府一定的创新和市场。”阮路表示。  打造“内陆结算中心”  重庆江北,两路寸滩保税港区。今年的天气很反常,虽已入冬,天空却淅淅沥沥下起了连阴雨,与中心城区相比,这里的雾气更重些,这个挂牌不久的保税港区笼罩在浓雾之下。  2009年9月,挂牌不久的重庆两路寸滩保税港区迎来了第一家注册的外资企业——惠普生产出口采购公司及结算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金达2000万美金,投资总额达到6000万美元,投资方为惠普全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到来,带给重庆的不仅是超过亿元的投资承诺,更带来了一种崭新的思路。  “重庆建设结算型金融中心的设想就是从惠普开始的。”重庆市金融办主任罗广表示。随着经济全球化,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围的跨境采购越来越普遍,而随着跨境采购活动的增加,这些跨国公司就需要找一个集中的结算中心。  在重庆之前,惠普亚太地区的结算中心一直设在新加坡。而实际上,自2005年起,惠普就开始逐渐将其制造基地和后台中心,逐渐向中国内地的重庆转移。2008年10月惠普宣布在渝建设重庆电脑生产基地,2010年1月惠普电脑生产基地竣工投产。截至目前惠普有6家代工企业,300多家零部件制造和配套企业已经落户重庆。虽然惠普开始将其制造重心转移到重庆,但其采购结算业务都发生在新加坡,每年发生在新加坡的结算额有5000亿美元,而这些结算业务绝大部分都是中国的,于是重庆市就与惠普协商,最终促成了惠普在重庆建设结算中心一事。2010年惠普将其原本在新加坡结算的1000亿美元业务转移到重庆结算中心来做,为此重庆市获得了60多亿元的税收,并给相关银行带来数亿元的中间业务收入。  此后,重庆便明确提出打造内陆结算中心的提法。“经过多年的发展,我们不仅有了一个打造金融中心的一个清晰的发展思路,而且我们正按照这个思路和计划一步步地在实现。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打造结算中心,我们建设结算型金融中心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罗广表示。  目前全国多个城市都提出了打造区域金融中心或国际金融中心的想法。罗广表示,中国的金融中心有两个,一个是上海,以金融市场为基础的国际金融中心;另一个是北京,以管理总部为基础的管理型金融中心。“重庆地处中国西部,既不可能成为管理型的金融中心,也不能成为市场中心,只能从自身实际出发找路子。”  “四步走”  重庆具备独特的优势,它是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和制造业基地区域之一,同时现在也是西部大开发的一个桥头堡。因此在这里有大量的投融资活动,这些投资活动包括基础设施的投资、产业投资等,它们为重庆建设结算中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目前重庆建设结算中心的思路也越来越清晰。  首先,建设离岸结算中心。吸引诸如惠普这样的跨国公司在重庆设立结算中心。目前除了惠普之外,新加坡上市公司海皇集团属下的美皇集团全球服务中心已经由新加坡迁至重庆,我国台湾的Acer、广达、英业达、富士康、仁宝、伟创等企业此前在落户重庆时,也曾向当地政府承诺未来将把结算业务迁移到重庆。  其次,吸引电子商务支付提供商入驻。力争将重庆打造成中国内陆的电子商务结算中心。目前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支付提供商美国PayPal公司已经入驻重庆。  第三,依托重庆的要素市场发展结算业务。目前重庆已经有7个要素市场,罗广表示,未来重庆还将建设两到三个要素市场,这些要素市场也将带来大量的结算业务。  最后,发展总部经济,吸引更多的企业在重庆设立结算总部。罗广表示,其实总部概念很大,有行政总部、决策总部,而从金融的角度衡量,总部最重要的意义就是其所带来的结算业务。因此,重庆在发展总部的经济的时候,不会关注企业的总部在什么地方,营销人员在什么地方,高管在什么地方,而着重将企业的结算中心吸引到重庆。  “目前我们打造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思路很明确,这四个层次我们在一步步做,我们不用做其他的。我们现在想清楚了,就要这样做下去。”罗广表示。

甘肃事业单位考试

甘肃省企事业单位招聘

甘肃公务员招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