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莫斯科大公国击败鞑靼人是靠胡斯战车吗胡斯战车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0-12-25 01:33:26 阅读: 来源:防火岩棉板厂家

莫斯科大公国击败鞑靼人是靠胡斯战车吗?胡斯战车是什么

一提到 16、17 世纪的战车,人们常常想到的是在中欧名声大噪的胡斯战车,亦或是近几年被网友们津津乐道的明朝边军所使用的车阵。不过战车独特的魅力使的它也吸引了在东欧,与明帝国和胡斯教徒有着相似烦恼的一个国家的亲睐,那就是曾经作为鞑靼人藩属的莫斯科大公国。

鞑靼长期的统治给罗斯带来的巨大影响,渗透进了莫斯科大公国的方方面面。首当其冲的便是莫斯科大公国的军队建设。正到了伊凡雷帝时期,一位曾经到过莫斯科的西欧旅行者,评价莫斯科大公国的军队时甚至认为,莫斯科大公国的军队 " 全部是由骑兵组成 "。当然,这位旅行者的描述是一种夸张的说法,但是依旧无法否认在伊凡雷帝的军事改革之后骑兵的庞大规模。莫斯科大公国的骑兵多是由波耶贵族、服役贵族以及他们的奴仆所组成。

不过于莫斯科大公国庞大数量所不相称的是,这些贵族骑兵的表现却是极为的不佳。在骑兵传统浓厚的东欧,无论是鞑靼人、奥斯曼人、立陶宛人亦或是波兰人,这些国家无一例外的都拥有规模庞大并且战斗力彪悍的骑兵军团。虽然莫斯科大公国的骑兵在数量上似乎并不输于他们,但是在于鞑靼人以及波兰——立陶宛的战争中,莫斯科大公国的骑兵却屡屡被打得丢盔卸甲。

1569 年,伴随着奥斯曼帝国在东欧的军事活动,克里米亚的鞑靼人也活跃了起来。虽然表面上鞑靼人配合着奥斯曼帝国的军事部署,但是实际上此时的克里米亚可汗德夫莱特 · 德莱却另有打算。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宗主国就这样进入里海地区,并且他更不满足与臣服于这些奥斯曼人之下仰人鼻息。德夫莱特 · 德莱渴望着自己能够恢复金帐汗国曾经威镇东欧的气魄,重振黄金家族的雄风,因此他开始带领鞑靼人北上剑指莫斯科,并在 1571 年一把火烧掉了莫斯科城。这次战争中,莫斯科大公国骑兵拙劣的战斗力再次暴露无遗,伊凡雷帝镇压贵族所仰仗的直辖军更是直接遁逃。鞑靼人所带来的巨大威胁迫使伊凡雷帝再次开始向鞑靼人纳贡,不过德夫莱特 · 德莱野心显然不止于此。为了试图获得喀山与阿斯特拉罕,德夫莱特 · 德莱在 1572 年再举大军进兵莫斯科,不过这次,团结一致的莫斯科贵族们在莫洛第为鞑靼人准备了一份超出他们预料的大杀器。

此战中,莫斯科人一反常态的用战车布置起了灵活的简易工事。在鞑靼人与奥斯曼联军几次攻击受阻之后,莫斯科的射击军以及下马的骑兵找准机会立刻对其发动了反击。因为之前进攻的疲惫,彪悍的鞑靼骑兵在步兵的攻势之下竟然出现了颓势,加之地形的恶劣,这一战鞑靼人溃不成军。德夫莱特 · 德莱试,图一举光复喀山与阿斯特拉罕的野心也就此破灭。

在战场中布置工事对于莫斯科大公国来说倒并不是什么新技术。当年在乌格拉河对峙中,正是莫斯科军沿着河岸布置的炮兵阵地威慑住了金帐汗国的军队,使其错过了渡河一战的良机。炮兵在莫斯科大公国的军队中占据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莫斯科大公国通过雇佣西欧的铸炮师甚至炮手来加强自己的炮兵队伍。炮兵不仅仅被被用作攻城,其与战车的合作可以说是莫斯科能够在莫洛第抵挡住鞑靼人进攻的功臣。

莫斯科对于简易工事的使用也极大的影响到了哥萨克人,在西伯利亚南部与吉尔吉斯人的作战中,简易工事虽然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哥萨克人的行动,但是却能够避免陷于这些来自中亚的游牧民的包围。甚至有些哥萨克携带者大量的车辆进入了中亚的腹地,在面对中亚骑兵的包围时,他们依靠这些车辆组成可移动的简易工事,并依靠轻型火炮和火枪的火力来杀伤敌人。不过这些哥萨克人过于深入,并且他们一路的暴行使的各部落都欲除之而后快,这支哥萨克最终就这样命丧草原。

除了这些为沙皇在西伯利亚扩张而战的哥萨克人以外,生活在乌克兰的哥萨克人们也习惯于依靠战车构成简易工事来对抗鞑靼人。甚至在后来的哥萨克大起义中,这种简易工事在面对波兰翼骑兵狂风暴雨般的突击之时也成功让哥萨克人的阵型不至于彻底崩坏。

在 " 大动乱时代 ",鲍里斯沙皇在莫斯科组织军队,与波兰人支持的伪季米特里在布罗尼其展开了激战。不过这一战结果却似乎有那么点出人意料,伪季米特里带领的波兰佣兵们在莫斯科军队的临时工事与火炮面前竟然迅速瓦解,伪季米特里本人仓皇出逃。不过颇有黑色幽默的是,之后大动乱期间的第四位沙皇瓦西里 · 舒伊斯基却也同样吃到了简易工事的苦头。

在瓦西里 · 舒伊斯基煽动暴动除掉了伪季米特里自己坐上皇位的同一年,南方爆发了俄国历史上首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义军在鲍洛特尼科夫的带领下一路势如破竹甚至一度兵临莫斯科。不过由于义军中的一些小贵族的倒戈,鲍洛特尼科夫对莫斯科的包围最终只能以失败告终,退往卡卢加的义军很快就被沙皇瓦西里 · 舒伊斯基率领的大军给重重包围。不过即使如此,依靠着木质简易工事的修筑,义军还是让这场围歼战整整持续了几乎一年的时间。在镇压了起义军之后的莫斯科大公国也就此要面对来势汹汹的波兰人了。

在战争初期,依靠斯科平—舒伊斯基的良好指挥,莫斯科的步兵们通过依靠简易工事数次成功挫败了波兰人提供军队武装的伪季米特里二世。不过伴随着斯科平—舒伊斯基因为宫廷阴谋而逝,情况发生了变化。在克鲁希诺战役中,数量较少的波兰军队面对规模庞大的莫斯科—瑞典联军。他们果断的选择了在清晨对其发动突然袭击。由于事出突然,之前修筑的简易工事此时已经毫无作用,因此遭受袭击的莫斯科士兵立刻陷入慌乱并且溃散起来,而没有遭遇袭击的营地,由于波兰人的突然袭击也陷入了恐惧,士兵们坚守着自己的工事,直到波兰人将自己包围。反倒是人数较少的瑞典人倒还保持着较好的纪律,虽然他们没有和莫斯科士兵一样的简易工事来保护自己,但是他们迅速组成了阵型,在指挥官的指挥下且战且退,最终在波兰骑兵的不断攻击下安然退出了战场。所以,打仗其实看的还是人!

湖北省鼻肿瘤医院

海南省肺静脉异位引流医院

南京市阴蒂整形医院

济南市肺棘球蚴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