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成品油价下调要再搁浅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8:14 阅读: 来源:防火岩棉板厂家

成品油价下调要再搁浅?

近来民众对成品油市场调价的期待恐怕又要落空。随着布伦特原油的上涨,国内成品油调价的可能性再度化为泡影。  截至8月30日,布伦特、迪拜、辛塔三地变化率收于-2.97%,小涨0.03%。变化率止跌回涨,近期跌破-4%已无可能。卓创资讯预计,9月6日左右,三地变化率可能会止跌反弹。由此判断,如果严格按照现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来看,9月初的发改委下调价格可能会再次搁浅。  据业内人士分析,对于发改委提出的新的调价机制,尽管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成品油价格的真正市场化,但是毕竟在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改革大势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现在机制对短期国际油价变化不敏感,而目前国际油价波动大,4%的幅度容易满足,但22天就不容易了。“即使最近国际油价大幅度下跌,你还得等够天数。”林伯强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  目前我国采用2009年启用的成品油调价机制。按规定,国际市场布伦特、迪拜、辛塔三地原油价格连续22个工作日移动平均价格变化正向或负向超过4%,即通常所称“三地原油变化率”变动超过4%时,国内油价可相应作出调整。  然而,该机制在运行过程中显现诸多弊端。由于目前成品油调价区间时间过长,造成国内油价变动远远滞后于国际油价变动,同时也给很多投机者以可乘之机,利用国内成品油价格变动缓慢的缺陷囤货居奇,扰乱成品油市场秩序。迫于种种压力,发改委开始讨论改革成品油调价机制。  发改委内部人士日前透露,政府正在加紧改革目前试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内部讨论中承认了目前定价机制的不成熟,将调价参考周期的22个工作日缩短为10天的呼声比较高。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周修杰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目前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已是大势所趋,其中缩短成品油调价区间是重要改革内容。  林伯强认为,政府需要抓住大家对调价的期待以及国际油价的下跌时机,改革定价机制。“种种迹象说明,国际油价稳定的时代可能不复返了,今后我们面临的更可能是油价经常性的大幅度波动,成品油价格机制的天数缩短和幅度缩小,就是为了使成品油价格机制对短期油价波动更敏感,更加适应国际接轨的基本原则。”  而卓创资讯分析师张斌则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当前成品油定价机制的改革,不应该单纯考虑公式问题,而应该综合考虑国内市场供应现状。主营体制以及相应的税赋问题,也是改革的重点。  民营油企抵抗   正在酝酿中的缩短调价周期这一项改革令民营油企坐不住了。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根据会员企业的反映,已经起草一份文件,准备近期上书发改委和国务院。文件的主题就是暂时保持成品油调价机制规定的22个工作日的调价周期。  目前国内成品油进口资质基本上被国企垄断,民营油企难以获得充足的油源供应。在成品油调价周期缩短为10天的情况下成品油价格波动将会更加频繁,在此情况下国有企业可能利用自身的油源供应优势在高价时降低民营加油站的成品油供应。而这将会损害到民营加油站的利益。  中国商业联合会石油流通委员会会长赵友山近日公开表示,如果成品油调价缩短为10天,那么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将蚕食。由于成品油流通的环节多,过程复杂,运输过程需要半个多月到二十多天,价格的变化传导到市场终端的时间相应较长,若调价过快,将造成民营油企无法承受价格波动对其带来的损失,这将变相加强国有企业垄断的资本。  那么,民营油企集体上书能否奏效?周修杰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由于目前国内成品油进口资质控制较为严格,民营企业的担忧一定程度上是存在的。但是从整体方面来看缩短成品油调价周期利大于弊,发改委的既定思路不会发生大的改变。  周修杰告诉记者,目前市场化几乎成为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的一致呼声,背后的含义是市场化之后国内油价将会下跌,或是更加趋向于国际油价的变动。但是往往被人忽视的是市场化所带来的弊端。目前国际油价并不仅仅受供需变化的影响,更主要的是受国际政治形势、经济形势以及投机活动的干扰。如何实现国内成品油价格符合市场供需规律,同时尽量减少投机因素、政治因素的干扰应该是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的方向。  同时周修杰认为,成品油价格机制改革必须和整个的石油产业改革相结合,如果垄断、进口资质等问题不能实现突破,单独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很难取得重大突破。对于发改委提出的新的调价机制,尽管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成品油价格的真正市场化,但是毕竟在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卓创资讯分析师张斌认为,调价时间缩短为10天、改变原油波动幅度并不能治本。他认同赵友山的观点,认为缩短调价时间,将成为民营油企的死结,利润的缩减将造成大量民企的退出,这就更大地加重成品油市场的垄断。  林伯强建议,改革考虑把天数缩短为10个工作日,幅度缩小为2%或者3%,使之成为自动调整过程。这样基本可以保证每10个工作日小幅度调一次价。如果政府认为油价大幅度上涨会使消费者难以承受,可以减免油价中的消费税和对油价上调设上限,比如,每个月最高可以上调多大幅度。

ib课程体系

ap和ib课程的区别

ib补课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