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影武者和影有什么关系日本古代影武者形象是怎样产生的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9:17 阅读: 来源:防火岩棉板厂家

黑泽明的影武者其实并不算一部意境片,写实成分还是主体,但影似乎又看到了一种熟悉的身影,就是比较虚无缥缈的感觉,很多不具化的表现都呈现了出来。所以看起来会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那日本古代的影武者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其实关于日本的武士道还是比较严肃的,影武者的出现更是将这种文化输出到了全球。影武者更多是一种寄托上的意义,带来一种美感但却很残酷。

那武者身着黄绿色胴肩衣,以白巾缠头,乘坐月毛之马径直奔袭而来,连伐三刀。(武田)信玄公站起身,用军配团扇抵挡,后来观瞧,这团扇伤痕八处。后听得,这武者便是辉虎公(上杉谦信)。

若熟知日本战国史,这一段想必不会陌生,这正是日本军记小说《甲阳军鉴》记载战国名将武田信玄与上杉谦信展开“一骑讨”(单挑)片段。无论是文学还是影视剧,这场爆发在1561年的第四次川中岛战役都是创作者反复触及的题材,其中种种传奇故事也让人对战国时代心驰神往。

川中岛之战“一骑讨”塑像

但在这个故事里,还隐藏着一个更不为人知的传奇之处:在江户时代成书的《上杉家御年谱》里,“伐三刀”之人并非上杉谦信,而是位列“上杉家十七将”之一的家臣,荒川长实。若真是上杉谦信所砍,上杉家一定会将其当作主君的丰功伟绩加以歌颂,然而官方记载却写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武将,这说明这个记载更有可能是真的。

换言之,荒川长实故意打扮成上杉谦信的模样,单骑前往敌方阵营里攻击敌军主将。在战况不利的情况下代替主君出战,甚至孤身进入敌阵,荒川长实在某种程度上就可以看作是主君上杉谦信的“影武者”。

上杉谦信

张艺谋导演近期即将上映电影《影》,塑造了一个代替主君出现在人前的“影子”形象。但在历史上,“影武者”并不一定是一个专门的职位或是专门的人,更有可能是在战场上穿上与主君同样的衣服与甲胄,以保护主君或是执行诸如袭击武田信玄这样的特殊任务。

传承:影武者的来源与发展

“影武者”的概念很简单,就是找一个面容相似、身材相仿的人去替自己担负风险。而越是战乱,风险也就越大,那么欺骗敌人、甚至欺骗己方人员都显得颇为必要。

日本最早出现“影武者”传说便与日本历史上唯一一次自行称帝的平将门有关。平将门起兵反叛,意图统一关东地区,另立朝廷,遭到其他武士的围攻。为了让自身免于灾难,据说有六位“同姿之人常伴左右”,号称”七人将门”。之所以一共七人,传说是平将门得到了北斗七星之神——妙见大菩萨的保佑,因而降下六位武者保卫这位“新帝”。

再就是镰仓时代末期,后醍醐天皇意图颠覆镰仓幕府,重新让天皇执掌政权,因而纠集亲信发动“元弘之乱”(1331-1333)。为了不让未经战阵的天皇直接操刀军事指挥,心腹重臣花山院师贤便穿戴起天皇的衣服与饰品,指挥着比叡山延历寺的僧兵大破幕府军。不过在战役结束之后,花山院师贤的身份暴露,延历寺僧兵军心动摇,他也被迫逃出比叡山。

而在元弘之乱的终局阶段,后醍醐天皇的皇子护良亲王更是获得“影武者”的保护。当他被6万幕府军队围困在吉野山,武将村上义光挺身而出,穿上护良亲王的铠甲,先是高呼“吾乃后醍醐天皇第二皇子一品兵部卿亲王护良”,后则挥刀切腹,死前还用最后一丝力气将肠子掷于敌军身前。在其拼搏下,护良亲王逃出升天,为日后重掌政权打下基础。

村上义光切腹图

很明显,在这一阶段,“影武者”的主要功能还是在战场上保护主君的生命安全,在紧急时刻争取时间,但从战国时代开始,“影武者”便出现了另一种职责,即黑泽明《影武者》塑造的那种出现于政治场合的“替身”。

1549年,大和国(奈良县)大名筒井顺昭病危,儿子只有两岁,主少国疑情形下,筒井顺昭一边要求家臣宣誓效忠,一边秘不发丧、而是找到与自己容貌相似的奈良盲僧木阿弥作为“影武者”代行职责。直到3年后孩子少许长大,木阿弥才回到寺院重新修行。由于木阿弥并没有贪恋身为大名的优遇,也没有试图抢班夺权,而是遵守约定按期交还政权,日本便也有了“原来的世阿弥”这种俗语,形容一个人能够坚守初心。

筒井顺昭(传以木阿弥形象所画)

更著名的是武田家“影法师”群体。由于武田家拥有要害山城(城池)、踯躅崎馆(居馆)两座首府性质的居所,为防刺杀,他便安排了数名与自己相貌、身材相仿的武士作为替身,出现在不同居所以让人难以了解武田信玄的具体行踪。根据武田家旧臣在1600年一份回忆录(曲渊宗立斋等言古主武田家之事上书)里提到,武田信玄身边至少有三位“影法师”,这些武士经常穿戴着属于武田信玄本阵的旗帜,让战场上同时出现多个“武田本阵”,有些人甚至认为,在川中岛之战“一骑讨”的“武田信玄”也是一名影武者。如果这个说法为真,那么这起著名的传奇故事恐怕也要重写了。

武田信玄

按照《甲阳军鉴》记载,1573年武田信玄去世之前曾要求三年秘不发丧,自己的遗骨要沉于湖底,“影法师”定为自己的弟弟武田信廉。为了确认武田信玄是否死亡,亦敌亦友的北条家派出使臣拜访,但使臣看到武田信廉并没有发现破绽,足见选人用人之成功。不过也正因武田信廉有着“影法师”地位,日后一直不愿意完全听从武田家的后继者武田胜赖指挥,甚至在1575年决定武田家命运的长筱之战中擅自脱离阵型后撤,直接导致武田家惨败。最终在1582年武田家灭亡以后,武田信廉也身死人手,属于武田家的“影法师”故事就此终结。

传说:德川家康也是影武者?

1902年,一本名为《史疑德川家康事迹》的奇书在日本出版,引发舆论界轩然大波。

对于一般人而言,德川家康以江户幕府初代将军的身份与战国时代的最终赢家而著称,但在这本书作者村冈素一郎看来,最终坐在将军位置上的那位德川家康却不一定是真人,而是有人冒名顶替。

德川家康

作者认为,真正的德川家康在1560年前后、也就是还叫做松平元康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而当时长子松平信康只有3岁,同样为了家族安全,日后的松平元康乃至于德川家康都是一名叫做世良田元信的“影武者”所扮演。按照这种解释,真正的德川家康只有长子松平信康一个后代,剩下所有德川家康的儿子都是“影武者”的后代,正因如此,到1579年织田信长要求德川家康杀死私通敌人的松平信康之时,这位“影武者”才能痛下杀手,抹除这个碍事的正统继承人,改让自己的后代继承德川家。而且即便日后成为“天下人”,“德川家康”也从未给这位儿子提高过祭祀待遇。

相似的解释也用于德川家康一生的另一大重要事件,即重臣石川数正在1585年叛逃一事。石川数正与真正的德川家康是一对发小,两人一起走过很多艰难坎坷,感情很深,而因“影武者”逼死松平信康,他也心生愤慨,最终背叛德川家而去。由于丰臣秀吉随后成为全国统治者,“影武者”德川家康并没有处罚石川数正的后人,但进入到江户时代,在德川家成为全国统治者后,石川数正的两个儿子先后被废除封地,似乎也是这一说法的佐证。

黑泽明《影武者》海报

《史疑德川家康事迹》出版以后,仅仅卖了第一版500本以后就没有再版,随后在历史上几乎绝迹。究其原因,还是德川家与家臣的后人们在近代都依然受封高级贵族(华族),不可能容忍这种言论充斥于世。不过到了二战以后,社会风气大变,这种论调便从故纸堆里重新出现,1958年,历史小说作家南条范夫根据这个理论出版《愿人坊主家康》,1963年《史疑德川家康事迹》作者的外孙把这本书重新出版,重新引发舆论讨论,甚至引起历史学界注意。

按照日本战国史专家桑田忠亲《战国史疑》考证,村冈素一郎这本《史疑德川家康》与史实存在大量出入,逻辑推理也存在问题。如松平信康事件,其实德川家康一直对这位这位早逝长子记挂在心,1600年德川家康面临一决天下的关原之战,而继承人德川秀忠率领的3.8万人主力部队却未能即时感到现场,德川家康曾感叹“若是信康在世就好了”;至于石川数正出逃一事,历史学家则认为,如果这位与德川家康亲密无间的“发小”真是因“影武者”而叛逃,那么他一定有充足理由向新主君丰臣秀吉汇报这件事。

《影武者德川家康》剧照

综合来看,德川家康是“影武者”这件事在历史学界并不值得一论,但文学界对于这个噱头却是乐此不疲。受到“影武者”说法的影响,1986年开始,小说家隆庆一郎开始连载小说《影武者德川家康》,其中虽然保留了世良田元信本人的出身设定,但把真正的德川家康死亡时间延后到了1600年关原之战时分。为了让德川家挺过难关,世良田元信暂时接过家主之位,帮助属下家臣稳定军心,日后他为了开创自己理想中的社会,便离开主城江户城,来到不远处的骏府城、以退休将军(大御所)的身份继续执掌政权。这部小说以虚构情节暗合历史事实,受到热烈欢迎,1998年与2014年,这部小说两度被改编为电视剧,对历史爱好者而言有着很有趣的观影体验。

流传:“影武者”电影的象征意义

其实从历史来看,“影武者”只是权宜之计,其存在形态并没有太多特殊之处。但对于普通的历史爱好者而言,“影武者”确实寄托着一种奇幻的美。

黑泽明在1980年拍摄的《影武者》是影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其中虽然采用了武田信玄死后秘不发丧的故事,但核心却是讲述一个普通小人物逐步走向“体制化”的过程。从最初一名即将被砍头的盗贼,主人公“影”被迫抛弃身份而装扮成武田信玄的样子,却又受到武田家这个巨大体制的影响而被迫依附于这个身份,乃至于他的身份被周围人识破揭穿以后,他已经难以适应原有的身份,而是选择作为一名武田家士兵战死沙场。应该说,正是有了“影武者”的设定,整部电影关于身份错位的阐述、对于虚幻庞大帝国的讽刺才能站住脚跟。

黑泽明与科波拉等人的合影

当时的黑泽明既是诸如乔治·卢卡斯、科波拉这种好莱坞大导演眼中的“电影天皇”,却又在整个70年代不受日本影坛的欢迎、乃至于被人认为已经过时,黑泽明对于身份错位的理解与体验恐怕并不亚于《影武者》主人公。事实上,《影武者》正是黑泽明的第一部彩色长片,这也为他日后的鸿篇巨制《乱》打下坚实的基础,80年代以后的黑泽明在精神层面脱胎换骨,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看作是50年代黑泽明的“影武者”。

今天的张艺谋,年龄、名望、地位都跟当时的黑泽明有点相近,也是毁誉参半,面临创作瓶颈期,选择这一时点拍摄一部张版“影武者”,他会像当年的黑泽明一样,迎来翻身吗?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易轶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易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