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煤价遭遇维稳煤电谈判恐陷僵局

发布时间:2021-10-21 19:02:45 阅读: 来源:防火岩棉板厂家

煤价遭遇“维稳”煤电谈判恐陷僵局

煤价遭遇“维稳”煤电谈判恐陷僵局 更新时间:2010-12-3 7:43:26   “我们已经接到加强价格自律的通知了。”山西某大型煤电集团高层12月2日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适当控制是可以的,但如果一点都不给涨也是不对的。煤价最终要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

此前一天,国家发改委在国务院督查组召开的山西省部分煤炭和电力企业生产经营座谈会上明确要求,2011年重点合同电煤价格要维持2010年水平不变,不得以任何形式加价。分析人士指出,煤价“维稳”的直接原因是政府为稳定物价而不愿上调电价,但管制煤价可能会遭到煤炭企业的抵制,其结果也未必有助于缓解煤电矛盾。

政府“被迫”抑制煤价上涨

针对煤炭价格上涨过快,部分地区电煤偏紧的问题,国家发改委多次以发文或者开座谈会的形式要求,国有煤炭企业加强行业自律,稳定市场价格,严格履行合同,不得限制煤炭出省,努力保障煤炭稳定供应。

国务院发布《关于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的通知》后,国家发改委随即下发通知,要求国有大中型企业要承担必要的社会责任,配合政府做好保供稳价的工作。煤炭企业要加强价格自律,稳定煤炭特别是电煤价格。

12月1日,在国务院督查组召开的山西省部分煤炭和电力企业生产经营座谈会上,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曹长庆重申,煤炭主产区保障供应,稳定煤价,进一步协调并促进煤炭和电力企业加强合作,减轻电力企业负担,鼓励大型国有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签订长期煤炭供应协议。

更早的11月16日-17日,国家发改委经济运行调节局在北京召开部分省市煤炭生产工作汇报会,要求各产煤省和中央大型煤炭企业要高度重视今冬明春的煤炭生产供应工作,正确处理好安全与生产的关系,保持生产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努力保障煤炭稳定供应。

分析人士指出,近段时间市场煤价格有较大幅度上涨,发电企业面临的成本压力不断加大,电价上调呼声渐高,但是由于当前通胀压力很大,电价又不能轻易上调,政府只好抑制煤价上涨。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煤炭行业分析师李廷认为,发改委让主要产煤省区和大型煤炭企业集团在继续稳定煤炭生产的同时,努力稳定煤炭价格,是为了避免煤炭企业在年底的煤电谈判中大幅提高合同煤价格。

李廷表示,无论从目前宏观经济形势来看,还是从行业发展趋势来看,都对发电企业不利,煤炭企业占据明显谈判优势,政府主管部门有必要出来进行调停。

对于国家发改委的介入,煤炭企业虽然不情愿,但大多选择了“接受”。“国家肯定有国家的考虑,作为国有企业我们不太好说什么。”一家大型煤炭企业的销售中心有关负责人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安徽省某煤电集团有关负责人则表示,目前只是局部地区、个别煤种出现了价格上涨,总体而言煤价还是趋于平稳的,有关部门的表态,不太可能对整个煤炭行业有大的影响。

煤炭后市价格有望企稳

政府介入煤价早有先例。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有关司局就先后与神华、中煤集团,以及内蒙古伊泰集团,山西同煤、晋煤、阳煤、焦煤集团,河南郑煤集团进行座谈,提出目前管理通胀预期任务十分繁重,要求主要煤炭企业维持煤炭价格稳定。

中投顾问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近期国家发改委多次发文针对国内物价水平上涨过快的情况进行调控,煤炭也在调控物价的范围之内,这对于稳定煤炭市场价格具有积极作用。

煤炭市场已有反应。12月1日发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环渤海动力煤平均价格为794元/吨,较上期下调了2元/吨,是环渤海动力煤价格自发布以来首次出现小幅下调。

同时,作为中国煤炭市场风向标的秦皇岛煤价也呈现下降趋势。其中,4500大卡、5800大卡热量动力煤价格较上周均下调5元/吨,5000大卡和5500大卡热量动力煤价格与上期价格持平。

“就我们矿来说,目前煤价已有回落,4200大卡的煤炭价格已经从最高的每吨600元下调至每吨500多元,且预计后市价格仍难以走高。”山东枣庄一位地方国有煤矿矿长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形成对比的是,今年9月份以来,我国部分地区出现了煤炭供应紧张的局面,由于煤炭需求增加,供应不足,煤炭市场比较活跃,全国较大部分地区范围内价格出现了轮番上涨的局面。煤炭价格在短期内上涨速度之快,上涨幅度之大都是很少有的。

“由于季节性的气温下降而导致的煤炭需求阶段性增加一般每个冬天都会出现,从而引发煤炭价格的季节性上涨。”中国煤炭市场网研究员李朝林表示,天气因素是煤价上涨的直接诱因。

某大型煤炭企业的销售中心负责人对《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从供应上说,受多重因素影响,比如部分地方控制产量等,使得年底的供应量偏少。“一头是供应减少,一头是需求增加,价格自然上来了。”

虽然近期煤价涨势明显,但分析人士称,未来几个月,国内原煤产量应该能够继续保持较快增长,煤炭价格有望逐步企稳,最终达到稳定煤炭生产和煤炭价格的目的,从而从源头控制不断加大的电价上调压力。

上述销售中心负责人认为,煤炭价格的后续上涨空间比较小,主要原因是实际需求的支撑不足。一方面,今年国家节能减排的力度非常大,这必然会对煤炭实际需求产生较大影响。另一方面,截至目前,“千年极寒”说法已被证明并不符合实际,这很大程度上压缩了煤价后续的炒作空间。

煤电联动再度搁浅

权威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2011年的煤炭运销衔接工作正在准备之中,不过具体何时举行衔接会,以及以什么样的方式目前还不确定。但无论如何,煤电双方的谈判将不可避免。

尽管2011年合同电煤价格谈判仍未确定,但国家发改委已经明确要求,煤炭企业要严格价格自律,2011年重点合同电煤价格要维持2010年水平不变,不得以任何形式加价。煤炭生产和运销企业不得人为干扰和炒作煤炭价格,自觉不涨价、不提价。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认为,这意味着,国内煤企所提供的电煤合同价格将在较长的时间内难以调整,而在目前市场煤价大幅上涨的情况下,国内煤炭企业很难接受这一要求。因而,这将会大大加剧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关于明年合同煤供应谈判工作的难度,迫使煤电谈判再度陷入僵局。

任浩宁称,发改委对2011年的电煤合同价格作出要求不太合适,毕竟煤炭行业的市场化程度已经较高,而合同煤炭的谈判工作也是建立在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双方协商的基础上,合同煤价也当然是由双方来协商确定。

上述权威人士也表示,虽然国有企业应该履行社会责任,且部分大型国有煤炭企业的利润尚可,比如神华集团,但一些负担比较重的国有企业其实只是微利,一旦限制煤价,它们可能会有抵触心理。况且,即便管住了国有煤企,也管不了民营煤企。

中投顾问指出,国内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签订的煤炭供给协议基本上都只是确定煤炭的供销意向以及大致的价格和数量,因而,在国家发改委对合同煤价作出不许涨价的要求下,就算煤电企业最终达成了供销合同,在最终的合同履约率上也有可能会大打折扣。

郁闷的不仅仅是煤炭企业。由于煤价上涨而电价未动,火电企业的承受能力已是非常脆弱。山东济南黄台电厂厂长魏超说:“今年来自山西等地的电煤偏紧,目前库存只有10万多吨,仅够用10天。因煤价上涨,电厂一直亏损,预计全年亏损1亿多元。但即使再亏,电厂也要发电。”

山东等地的发电企业建议,国家尽快实施煤电联动政策。同时,进一步规范煤炭交易,稳定煤价,提高发电企业重点合同量,并建立相应的补贴机制,帮助发电企业尽快扭亏脱困。不过,由于电价上调波及面较大,且担心会推高物价,国家发改委对调整电力价格显得异常慎重。

虽然早在9月份就有消息称,包括河北、山东、山西、陕西、青海、甘肃和海南在内的七省区的上网电价有望小幅上调。但业内普遍认为,受通胀压力不断加大的影响,电价上调的预期再次减弱,预计春节以前电价上调的可能性已经基本不存在。

山东省煤炭运销协会会长李继会认为,目前,电价仍由国家控制,煤价也没有完全市场化,电力体制改革成了半拉子工程。要破解煤电矛盾,根本上还要推进电力体制改革,淘汰落后产能,降低煤耗,降低发电成本。

加速器新闻

蓝鲸加速器

国外加速器